返回民间的力量—— 在场:1990年代以来的录像艺术

导读:

90年代,以录像艺术为主的新媒介艺术创作形成高潮,艺术家用活动影像将个体所感受到的“现实”或观念记录下来,适时充当了90年代中国艺术媒介话语革命的先锋。随着电脑科技的发展,2000年以后的录像艺术的形式变得更宽泛、更延伸和更复杂,录像艺术的趣味也更趋多样化,但它与生俱来的媒体属性仍富有挑战性。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开馆展“民间的力量”力图回顾与呈现出近三十年中国民间不同场域中的社会现实,让推动这场史无前例社会变迁的中坚力量发声。这里选取的10部录像作品分别从不同的创作视角切入了民间的社会和文化主题。

(以下内容为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编写,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张培力 《水——辞海标准版》 1991年


在录像《水——辞海标准版》中,张培力将央视新闻联播的场景进行复制和戏拟,并通过私人渠道请来新闻联播播音员邢志斌按标准语速播报《辞海》中以“水”开头的条目。之所以选择“水”作为朗读词条,是因为“水”比较“中性”,也无足轻重,播音员极为严肃的官方播报方式反衬出整个行为的荒诞。该作品的“解构”意图明显,即试图通过将“水”字、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和新闻联播等具有国家威权色彩的符号加以关联和对比,消解某种权威性。


汪建伟《生产》1996年


《生产》是汪建伟影像社会学调查实践的重要作品,拍摄了四川6个县城8个不同茶馆内的日常生活,“茶馆“虽然是一个公共空间,但同时也容纳了很多私人空间,作品中的公共与私人空间彼此共存并相互侵蚀着,所有这些“生产”关系与空间的重叠深刻地反映出中国社会空间、城市变革与文化生产之间的关系。该作品1997年应邀参加了“第十届德国卡塞尔文献展”。


徐坦《在中国及在家中制造》1997年


徐坦的影像作品具有社会“田野调查”的思考视野,《在中国及在家中制造》着眼于珠江三角洲都市的场景和个人的日常生活,分为日常生活的外部景观和个人私密空间的内部景观,试图以一种任意叠加的方式打破公共与隐私、禁忌与道德的界限,重组了1990年代中国高速嬗变的都市公共景观和私人家庭内部的日常生活。


曹斐、欧宁《三元里》 2003年


《三元里》是曹斐、欧宁应邀为第50届威尼斯艺术双年展而创作的实验纪录片。作品从“三元里”这个城中村开始对广州进行切片研究,以城市漫步者的姿态,探讨历史、现代化与岭南宗族聚落文化的冲突与调和,都市村庄的奇异建筑和人文景观,形成了一部黑白的影像诗篇。


陈劭雄《墨水城市》2005年


陈劭雄的录像装置《墨水城市》将艺术家日常所见的人物、街景等用相机拍摄下来,然后画成水墨画,再把代表不同瞬间的水墨画串联起来,并配上街头录音,做成录像动画。作品是1997年《街景》系列的逻辑延伸,在媒介运用上模糊了水墨与录像、传统与现代之间的区别,由此构成艺术家城市生活的不连续的碎片记忆。


胡向前《蓝旗飘飘》2006年


2006年,艺术家胡向前在广州实施南亭村村长竞选的行为艺术。这个行为始于对政治系统所宣示的公正性的信任和想象,当艺术家被宣布无资格参加竞选而被逐出竞选时,游戏终于要面对政治现实。


黄孙权《A DAY》2007年


《A DAY》是一部反映外来劳工处境的纪录片,作品透过台湾和深圳的市民,用手机拍摄了一天的生活印象。此作品与黄孙权1998年完成的《我们家在康乐里》、2007年反映外来新娘处境和外来劳工生活的纪录片《跨国候鸟在台湾》一起,共同构成黄孙权发起的“地方叙事与社会性空间”社会艺术实践系列计划。这些实践运动旨在反映人与其属地的关系,从地方之爱出发,抛弃地方束缚,离开属地主义感情,与他者交换视野和位置,与整个世界交流共生。


杨福东《青 • 麒麟》2008年


“在大山下拍摄,看他们集体干活,人很小,像蚂蚁——在生活,那种残酷和冷漠的感觉非常直接。所以,这件作品是真实记录生活的,我希望是在精神层面上体现的,哪怕是表皮也好,证明那种真实……”2006年杨福东拍摄《竹林七贤》时路过山东嘉祥,整座城市的活动都围绕着制作青石雕刻展开,这种状态给他留下深刻印象。《青•麒麟I》由三个部分组成,分别是:一部时长约20分钟的录像,内容是开山炸石的场景,为整个青石雕刻制作的开端。其次为16 段录像循环播放,记录了工人雕刻制作这件青麒麟雕塑的工作过程,和山东嘉祥这个城市的日常生活场景。最后是现场展示完成后的青石雕塑。


陈晓云《夜,2.4公里》2009年


《夜,2.4公里》记录了一群面无表情的农民工扛着工具在夜晚的荒野中行进2.4公里的过程,结尾镜头戏仿了革命现实主义题材电影拍摄革命队伍行军场面的惯用技巧,表达了从“寓言”向“预言”转换的现实动力。“夜”作为一个象征符号,意味着失眠者在这里可尽情游思妄想,释放隐藏于现实之下的潜台词。


王兵《无名者》 2009年


中国北部,一个人独居在一处地下洞穴里。明亮的白雪铺撒在褪了色的草原上,他每天都要穿过这片草原,为的是去完成维持生存所必须的那些微不足道的活动:捡牛粪、柴枝、准备食物和拾掇菜园。整部作品没有一句对白。王兵的录像作品《无名者》表现了孤独,描绘了只为获取最基本生活必需品而疲于奔命的底层人的生活状态。


注册报名专区
Email :
登录密码 :
确认登录密码 :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