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民间的力量:90年代初,玩的很嗨的“玩世现实主义”

导语:

改革开放的30年是民间力量逐步释放的30年,正是民间力量的唤醒和激情的迸发推进了社会的变迁转型,创造了巨额的财富,丰富了社会文化生活。为纪念民间力量的生生不息,记载绚烂多姿的民间生活,书写形形色色的民间团体和人物,中国民生银行和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特举办“民间的力量”展。2014年10月10日,“民间的力量”展作品征集已经启动,我们热切期待优秀作品的到来,而且多多益善。
与此同时,我们也愿意与大家一起追忆,一起纪念,一起思考过去30年关于“民间的力量”的点点滴滴。

(以下内容为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编写,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岳敏君和作品


1991年,方力钧和刘炜举办了他俩的第一次联展——“方力钧·刘炜作品展”。在这个展览上推出了一批后来被栗宪庭在一篇题为《无聊感和“文革”后的第三代画家》的文章中称为“玩世现实主义”的油画作品。这类作品中呈现的无聊情绪与“一点正经都没有”的泼皮幽默一下子就引起了大家的兴趣和关注,这大概是因为画中那一个个玩世不恭的人物形象,准确的表现了当时很多年轻人的精神状态吧!


方力钧


方力钧作品


1993年,著名策展人伯尼托·奥利瓦邀请13位中国艺术家参加了第45届威尼斯双年展,其中就包括了方力钧和刘炜,这也是中国当代艺术第一次试水威尼斯。同年12月19日,美国《时代周刊》刊登了方力钧的作品作为封面。中国的“玩世现实主义”逐渐为世界瞩目。


1980年,当方力钧进入中等美术学校学习艺术时,正值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当时无论是社会还是艺术,都出现了对文革及其艺术的反省、批判的特质。方看到了与他幼年接触的文革艺术不同的东西,知青艺术家那种以自己方式表达的艺术,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能在这么年轻的时候就接收到这些信息,是非常重要的。


方力钧作品


1985年,正好是85新潮风起云涌之时,方力钧考入了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当时他们班的基础课老师是刚刚留校的年轻教师谭平,“我教的第一个班就是方力钧、刘炜他们班,这个班被版画系认为是最难教的。一是不听话,不愿意做版画,二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画的画各式各样。”谭老师如是回忆道。也是在谭平强调感受、引导大家“编”着画的教学思路下,方力钧和班上的好多同学逐渐学会了独立思考,形成了各自的作品面目。


刘炜作品


在方力钧从美院毕业的前一年,他创作了一幅《素描NO.1—3》,画面中出现了他延续至今的符号——光头。他本人就是光头,光头在现实生活中就很突出,而且往往与流氓、泼皮及反面角色有某种联系。作品中的光头以成群而无个性的排列,有一种被意识形态教育、规定的感觉,既沉闷又显示出泼皮式的叛逆意识。


刘炜作品


他们班上的另一位佼佼者、被栗宪庭称为是“才情画家”的刘炜也在很早时候就展露了他在“玩世”方面的才华。刘炜在两岁多时被父母送到河北乡下姥姥家,一直到七岁才回城读书。那段时间,刘炜在农村疯玩,那里朴实单纯的民风给刘炜留下了深刻印象。由于父亲是高级军官,刘炜回京后开始过上了军队大院生活。这些生活经历都深刻的影响到了他后来的艺术创作。比如在他的《革命家庭》等系列中反复出现身穿中山装的农民形象和军人形象,与之前中国所有表现工农兵作品不一样的是,刘的作品在人物造型、色彩、笔触和构图各个方面表现出了与题材不相符的嬉皮、调侃甚至是“丑陋”。刘炜的作品以一种难以言表和非同寻常的美感,来消解那些表面严肃的事物和意识。


岳敏君作品


玩世现实主义的另一位推动者——岳敏君,他从90年代初就开始在画布上着意塑造一个有夸张意味的“自我形象”,这一形象后来又蔓延到其雕塑和版画领域里。“他”有时独立出现;有时又以集体的面目亮相。“他”开口大笑,紧闭双眼;动作夸张,但却充满自信。“他”总出现在某种场合中:有关于生存状态的;有关于成长历史的;有关于东西方文化关系的;有关于男女性别的;有关于全球化下的经济与政治事件的……所有这些场合都在这种“自我形象”的放大夸张下变成了一场场游戏。然而,“他”好像并不成长于这样的一个个环境里,而是恰巧出现在这里。因而,眼睛总是紧闭,嘴巴总是咧着笑,外界发生的事好像并不重要。在此,艺术家描述了一种自恋、自信、熟识一切而无睹的状态。


宋永红作品


宋永红,1988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版画系,第二年他便参加了89现代艺术大展。此后,宋永红的绘画方式更加个人化和单纯,他用种种近似于无稽的画面表达出极其个人化的感悟。正如宋永红自己所说:“我喜欢有形的东西,喜欢表述清楚的感觉。”在他的笔下,那些无法无天、无边无际、无中生有的联想都无一例外的披挂着现实的外衣。他以相对简单的勾画方式强化了画面的人物表情和动作,使画面增添了烦闷和恐慌感。在色彩上明艳而荒诞,有一种凄美。


宋永红作品


栗宪庭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说:“玩世现实主义在80年代就已经出现了。他们是对80年代的英雄主义、居高临下的姿态的反驳,即强调我自己,我和我的朋友,一些生活的偶然碎片,画这些东西。他们画的都是很搞笑的。岳敏君画傻笑,方力钧画光头、打哈欠,刘炜画他的父母……都是最无聊的场景。这批作品体现了90年代初期的一种情绪。90年代初期艺术想拯救文化,但实际上又拯救不了,只能拯救自己。但自己也拯救不了,所以只能是一个很无聊的状态。”



注册报名专区
Email :
登录密码 :
确认登录密码 :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