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民间的力量:时代逆子——85新潮中的实验艺术

导语:

处身于当下的图像时代,当我们回过头去追忆
85新潮美术运动时,我们被那个时代真诚的艺术激情、执着的创新精神、实验性的艺术活动所深深吸引,仿佛感受到那剧烈滚动着的时代巨轮的声响。85新潮美术中的实验艺术,这段夹在中国社会由启蒙文化向九十年代消费文化转型之间的特殊历史,非常典型地反映出85新潮美术运动的“前卫”与“先锋”姿态,它以群体和宣言的方式发出呐喊的声音,它以“实验性”标榜艺术的前卫姿态,它以彼此差异巨大的行为将观念艺术介入到日常生活中,散发出一种平民浪漫主义的理想激情。

(以下内容为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编写,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观念21”行为艺术


1983年上海复旦大学举办的“83阶段·绘画实验展览”,展出的作品不仅有抽象和变形的绘画,而且运用了沙石、玻璃、石膏之类的实物,这种反传统的艺术方式在当时的上海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并最终演变成一个事件,受到非议。


直到三年后,当新潮美术在全国轰轰烈烈地展开之时,这个展览才重新得到艺术评论界的重视,《上海文化艺术报》在头版刊登了《活跃上海美术创作需要消除阴影——但年前的<绘画实验展览>应重新评价》,肯定了这个展览在艺术观念上的合法性和先锋话语地位。与此相呼应,是全国各地兴起的艺术群体以各种实验艺术活动不断挑战着艺术的美学界限,构成85新潮美术中最实验、最反叛、最引起争议的艺术行为。


康木、郑玉珂《观念21》行为艺术 1988年


1986年,由王度组织的“‘南方艺术家沙龙’第一回实验展”在广州中山大学举行,一进展厅,十来个如白石膏似的人体在变幻的光照和起伏的声响中摆出难以言状的造型系列,观众在黑白的展厅环境中,被强行充当展厅墙壁上画的半身体的有机部分,形成一个富于融合与徐变的体验艺术的新方式。


王度等《南方艺术家沙龙第一回实验展》 行为艺术 1986年


如果说“南方艺术家沙龙”实验展是一次让观众温情地加入现代艺术行为的活动,那么在同一年,宋永平与宋永红两兄弟在山西太原“现代艺术展”上“捆扎”的行为艺术表演,则将自己作为宣告“上帝已经死了”的殉道者进行身体捆绑,完成精神虚无的体验。同年,在北京大学举办的“观念21艺术展”,艺术家们同样采用“自残”的捆扎方式,“用各为几十米的红、黑、白及随地废物包捆身体”,或在寒风中脱去衣裤,“感受生命在空气中的颤抖”,以这种偏激的方式实现将“艺术归还人民”的目的。


康木、郑玉珂《观念21》行为艺术 1988年


宋永平、宋永红《1986年某月某日一个场景的体验》行为艺术


1986年第16期的《中国美术报》刊发了一则湖南新潮美术运动的消息:“第一展厅只有一件作品,正中摆上一只涂上色块的汽车轮胎,从半圆形厅顶垂挂到地面一块若干丈宽的厚重粗糙的白亚麻布,同时播放不同情绪快速转换的音响,气氛庄严而又神秘。”这是湖南“0艺术集团”首届作品展现场,受杜桑和劳申伯现成品艺术的影响,展览中石强的作品《生日》在画面上插上几十支红蜡烛,几度被观众点燃;而一件取名《周末》的作品,则是艺术家们在布展结束后将聚会现场的桌、椅、酒瓶摆放组合而形成的。


湖南0艺术集团《周末》装置 1985-1986年


另一个重要的艺术团体“池社”,是1986年由张培力、耿建翌、宋陵等人发起成立,强调艺术的“纯粹性”、“庄严性”和“浸入”的意义。“池社”发起了对架上绘画神圣性的怀疑,他们力图打破艺术语言的界限,倡导融绘画、表演、摄影以及环境为一体的综合艺术活动,《杨氏太极系列》和《绿色空间中的行者》是这种艺术观念下的代表作品。


耿建翌、宋陵、张培力、王强《作品1号——杨氏太极系列》行为艺术 1986年


张培力、宋陵、包剑斐、耿建翌《绿色空间中的行者》装置 1986年


张培力、耿建翌《包扎国王与王后》行为艺术 1986年


将新潮美术的实验性真正推向虚无主义的是,“厦门达达”198611月将展览的作品焚烧,在艺术的终结中获得自我的精神自由。黄永砯是“厦门达达”的重要代表艺术家,他的装置作品《“中国绘画史”与“现代绘画简史”》将两部权威的艺术著作放在洗衣机里搅拌了两分钟,然后把已经成糊状的书堆放在一块破玻璃上,进入中国美术馆展览,在嘲弄经典的同时发起挑战和批判的意味,充满了新潮美术极端的反叛情绪。


厦门达达活动 1986年11月在厦门新艺术广场焚烧作品的行为


可以说,正是1985-1986年在全国各地狂热开展的反传统实验艺术,让新潮美术这段历史充满了激进与反叛的人文热情,它将艺术强行拉下高雅的神圣殿堂,用一种激进的姿态介入大众的日常生活中,极大地推动了艺术的民主化。



注册报名专区
Email :
登录密码 :
确认登录密码 :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