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民间的力量:70年代末,不得不提的"星星美展"


导语:

2014年10月10日,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民间的力量”展作品征集已经启动,我们热切期待优秀作品的到来,而且多多益善。

与此同时,我们也愿意与大家一起追忆,一起纪念,一起思考过去30年关于“民间的力量”的点点滴滴。

(以下内容为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编写,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星星美展


70年代末,坚冰已开始松动,航向已开始调整。1978年5月光明日报发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否定了“两个凡是”。年底的11届3中全会决定将全党的工作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也在这一年,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的村民们冒着坐牢的风险,集体按下红手印,将村集体土地包干到户。这个10年的最后一年,中国当代艺术史上第一个民间艺术团体无名画会宣告成立,因为他们经常在北京玉渊潭画风景,大家又管他们叫玉渊潭画派。


星星美展展览现场


对70年代的中国艺术家或者艺术爱好者来说,成为一名职业的艺术工作者的唯一途径是进入国家的“美术单位”。艺术家由国家供养,在单位领取工资,参加政府或政府有关部门团体举办的展览。在70年代的高压政治环境下这基本就意味着艺术家放弃内心真实想法,遵循主流政治要求,进行公式化和格式化的僵化艺术生产,艺术生产,艺术话语和艺术流通的权力掌握在官方美协和美术馆手里。也正是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一种民间的力量却破土而出,萌芽而生,并开始渐渐改变整个艺术生态。


1978年底,北京市皮件厂的工人黄锐和描图员马德升萌生了做一个美术展览的想法,展览被命名为“星星”美展。后来《世界图书》的编辑钟阿城,中央美院美术史系的研究生李永存,中央电视台照明部的曲磊磊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现在看来,这颇有些像票友同人间的切磋玩票,选择和确定作品的标准和程序都十分简单,就是要有新东西。这次展览所展现出的更新的东西是,所有展览的组织者和参与者都不在国家的“美术单位”工作。


曲磊磊  《祖国啊,祖国!之四》


事实上,他们也很难在官方的正式场地展出他们选出的作品,他们向北京市美协申请了展览,美协同意了他们的展览,可日程已经排满,要想展出只能等到第二年。“星星”的成员们商议必须尽快展出,哪怕在露天也行,最后展览地点选在中国美术馆东侧的一个街头公园。


1979年9月27日,“星星”美展正式在中国美术馆东侧的铁栅栏上展出。展览很轰动,150件油画、水墨、钢笔画、木刻、木雕引起了观众的极大兴趣。展览只持续了一个星期,但一下子就传遍了。


黄锐《新生》,1979年,油画


1979年11月23日,“星星”又在画舫斋展出,展览极为成功,平时清净的庭院里挤满了观众,“星星”美展还在《人民日报》上发布刊登了广告,12月2日展览的最后一天共卖了8000张门票。即使在美术界,展览也引发了巨大反响,《美术》杂志随后刊发了多篇关于“星星”美展的报道、作品、评论以及批评。围绕“星星”美展活动的一批艺术家也自发成立了一个民间艺术家组织:“星星画会”。当时的成员有:黄锐、马德升、钟阿城、李永存、曲磊磊、王克平、严力、毛栗子、杨益平、李爽、艾未未。


星星美展现场  王克平木雕


在第一届“星星”美展的前言里,“星星”的艺术家们宣布:


“世界给探索者提供无限的可能。


我们用自己的眼睛认识世界,用自己的画笔和雕刀参与了世界。我们的画里有各种表情,我们的表情诉说各自的理想。”


在“星星”艺术家里,在“用自己的眼睛”和“自己的画笔和雕刀”观察和认识世界上不得不提到王克平。


王克平木雕作品  《沉默》  1979年  


王克平没有在学院里学习过美术,他当时是一个文学青年,在中央电视台写剧本。他并没有学过雕塑,他的木雕完全摆脱了学院雕刻的陈规,呈现出一种不受约束的活泼。他的木雕作品利用木头材料自身的特点,并且通过联想和转换将其和某种强有力的现代派符号联系起来。


譬如《沉默》,《偶像》。王克平受到“荒诞派戏剧”的影响,《沉默》十分尖锐和犀利,巧妙利用树木生长过程中天然形成的树疤和雕刻的交叉斜线构成主要的表达符号。《偶像》在写实的基础上对眼睛、嘴巴、鼻子进行了变形处理,头像长度超出比例,额头上镌刻着五角星,雕像的眼睛暧昧难测,作品表现出少见的胆识、智慧和含蓄。


王克平《偶像》


还有不少“星星”画会的艺术家都在艺术上做出了大胆有益的探索,马德升、黄锐、李爽、曲磊磊同期都创作了引人注目的不俗作品。“星星”画会作为一个没有体制羁绊的民间艺术团体在文化生活的贫乏期和封闭期向广大观众提供了形式多样、五彩纷呈,风格不拘的艺术作品,挑战了人们习以为常和中规中矩的观看方式,仅就这点来讲,“星星”美展的意义是开创性的。





注册报名专区
Email :
登录密码 :
确认登录密码 :
验证码 :